<form id="bvfnp"><form id="bvfnp"><nobr id="bvfnp"></nobr></form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<strike id="bvfnp"><b id="bvfnp"><meter id="bvfnp"></meter></b></strike>

                <em id="bvfnp"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首頁 >> 宏觀 >> 灌進150個西湖!5個鄭州市民的驚魂24小時

                  灌進150個西湖!5個鄭州市民的驚魂24小時

                  楊松 何己派 鄢子為 來源:21世紀商業評論 2021-07-22
                  生死可以像大雨一樣,來得很突然。

                  題圖來源:視覺中國

                  7月20日,下午4-5點,接近下班晚高峰期,千萬人口鄭州城,遭遇了有記錄以來最強降雨。

                  鄭州本站降雨量達201.9毫米,超過我國陸地小時降雨量極值。據測算,昨天1小時的降雨量,相當于150個西湖水灌進了鄭州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從17日20時到20日20時,三天的過程降雨量617.1mm,鄭州常年平均全年降雨量為640.8mm,這三天下了以往一年的量。

                  突至的降雨,讓熟悉的回家路,也變得異常兇險。為接幼兒園里孩子,三公里多的路程,有人走了三個多小時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們采訪了5個普通鄭州市民,他們敘述了20日中午12點后,24小時內的親歷和見聞?!吧揽梢院芡蝗?,就像這場大雨來得很突然一樣?!庇惺忻襁@樣告訴《21CBR》記者。

                  鄭州周邊鄉村,受災也很嚴重,同樣需要外界援助,早日渡過洪災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救護車聲音沒停過”

                  杜先生,創業者

                  雨不是一開始就下大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7月20號上午還是中雨,下著下著,路上就開始起水,下午稍晚些開始大暴雨,差不多半小時,水位瞬間就漲起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現階段創業,我時間很自由,昨天一整天都待在家里,小區在市里二環的位置,門口是條大馬路,暴雨的積水直接淹沒綠化帶和馬路牙子,源源不斷往小區里灌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立馬想,這下壞了,昨天把車停小區里面,可能被淹,趕緊打電話給保險公司,對方要求去檢查下排氣管和輪胎情況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好不容易走到停車的位置,幾個浪打來差點把我沖倒送走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考慮到雨勢太大,昨天我給上班的店員打電話,讓他們先待在公司。有位小伙伴離家很近,得去幼兒園接孩子,硬著頭皮走,帶娃走到半路就被困住了,積水最深的地方可以齊腰,三、四公里的路,5點多出發,晚上8點半才到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愛人還有我姐,平日里都是地鐵出行,昨天根本回不了家,只好就地找了個賓館住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今天早上,一看雨停了,小區有電,還沒供水,路上水退了不少,我趕緊出來騎電動車買點吃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小區附近的菜市場排得人山人海,我只好繞點遠路,沒想到,手機沒網絡,還沒法移動支付。一到超市,發現礦泉水、面包、方便面等食物熱銷,存貨不缺,昨天斷水之前,家里存一些水,就只買了蔬菜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回來時,經過常走的一條隧道,昨天的暴雨,把整條隧道整個淹沒了,隧道上面就停著一輛寫著防汛工作車,水已經被抽完了。有個人一動不動在隧道那躺著,沒敢過去細看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住的位置能聽到馬路的聲音,從今天清早到現在,救護車的聲音一趟趟地響,沒有停過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生死可以很突然”

                  李先生,公司職員

                  這次災害來得太快,反應不及。

                  所有鄭州人都想不到,昨天中午左右,才一個半小時,就天翻地覆。我們吃午飯的時候,還感覺不是很嚴重,覺得最多回家要淋點雨,等午休結束醒來,已經回不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所在的團隊,一共55人,有近40個決定留在公司。

                  單位響應起來也很快,因為停電,食堂不能做飯,只能吃零食,有面包和牛奶。為了防止晚上泄洪,水位增高淹到一樓,一樓辦公的小伙伴全部轉移到三樓,把折疊床搬上去睡覺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見過的大雨很多,臺風也經歷過,來鄭州一年了,從沒見過這么大的雨。災難來的可怕,真要身臨其境才體會得到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公司門口有三級臺階,下面還有各種車道,雨一直淹到門口第二級臺階,差點就能進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停電一直停到今天早上,后來網也斷了,和外界切斷了所有聯系。等雨停的時候,大家基本靠看書、玩桌游打發時間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本來,我是沒太怕的,公司給了毯子、水等,保障還可以,停了電之后,漸漸就有些不安了。天越來越黑,大家都走不掉,晚上人就比較感性,誰也不清楚會被困多久。人那么多,東西消耗又那么快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從一樓搬上去以后,小伙伴們一直在互相鼓勵和加油。

                  比起人,雨對于城市的破壞還要更猛一些,我屬于非常幸運的那群人了。被困地鐵的、待產產婦、停電停水在家等待的老人孩子……他們才是災難下最需要救助的那批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經歷這一次,我更加覺得生命可貴,生死可以很突然,就像這場大雨來得很突然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幸虧師傅特意走高架路”

                  郭先生,公司職員

                  我家小區距離地鐵站比較近,平時上下班都是坐地鐵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最近預報,鄭州一直在下雨,不敢把車停到家附近,昨天上午,特意開車上班,公司周邊有幾個免費的停車場,地勢相對比較高,就停在那邊。

                  早上去的時候,路況還好,公司附近主干道上有一些積水,道路周邊地勢低一點的商鋪,已被淹了。到中午,雨突然,低洼的隧道等地都灌滿了水。

                  7月20日,鄭州市航海路東三環附近街道豎立起“危險”標識 來源:新華社

                  公司讓提前下班,當時地鐵正常運行,考慮到安全,我選擇打出租車回家,一路上,幸虧師傅特意走高架路,上面也有些積水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從高架向下望去,積水已經很深,有些路段水深快淹到膝蓋,路上車也不是很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車上,一直跟女朋友聊天,她的公司沒有提前下班,家里養了一只貓,比較擔心。最終,她沒回成家,等女友下班的時候,地鐵已經停止運行。身邊很大一部分人,昨晚都困在單位,在那邊過夜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昨天下午一點就到家,五六點時,手機上就刷到有乘客被困在地鐵消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來鄭州這些年,也遇到過下暴雨,沒遇到地鐵灌水的情形,地鐵進水,可能因為這三天下的雨量太集中,大體相當于一年的降水量。

                  昨天回到家沒多久,小區就斷水斷電斷網,有一些積水沒處理完,水電都還沒恢復。今天我一直在家,沒再出門?,F在也不出去,算是給政府幫忙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一間房極限可承載30多人”

                  湯先生,酒店老板

                  7月20日,上班前,我收到了暴雨預警短信,沒當回事。我在鄭州工作很多年,年年都會下雨,萬萬沒想到,這次汛情這么嚴重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所在的酒店,位于鄭州市區的西邊,地勢西高東低, 一般的大雨都沒什么影響,現在連西邊較高道路的積水,都有一米多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昨天我沒怎么下樓,只是從窗戶上看,發現雨越下越大。酒店房間銷售很迅速,在下午2點的時候,已經滿房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后來有一位客人退房,我覺得業績已經完成,開始放飛下自我,將之前139元的房源,提升到199元,同樣在4點鐘時候,被人訂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酒店沒房源了,等到5點鐘,我發現不太對勁。作為區域龍頭,我賣完情況下,周邊其他酒店應該還有大量空房。但不斷有客人上門來,這個需求太反常了。刷了朋友圈后才發現,這個事情很嚴重。

                  昨天晚上一直到12點鐘,都持續有淋了雨的客人上門來問房,他們中的絕大多數因為找不到其他住處,直接在樓中消防通道里面,坐了一夜。

                  店里邊有2位續住客人,一位是步行了2個小時,另一位是步行了5個小時才回到店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種情況下會有很多人回不到家。第二天的住宿需求仍然高漲。如何讓愿意出高價房的顧客得到一定滿足,同時又能向他人免費提供房間,我想到“公益房”策略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觀察一下同行賣多少錢,我直接加一倍,同行賣100,我就要報200,同樣賣200我就報400,并且明確告知客人:如果尊重價值規律,愿意續住就續住。如果不愿意續住,我們就把空出來房源,免費給其他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樣設計的目標就是讓很多人退房,我們得到了寶貴的房源,好做免費的公益房。

                  鄭州西郊高新區,連霍高速附近

                  結果,因為斷網,沒留意到同行均價也上漲了,等于新的報價與市場價格一樣。大家又續住了, 目標沒實現,目前手里只有兩間空房。

                  資源有限,為了提高使用效率,對兩間房進行優化。首先,分為男性一間,女性一間,避免尷尬而不愿意住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其次,對于不同的需求進行區隔。酒店附近,有一些在校大學生,他們有宿舍,但苦于沒水電、網絡,給家人報平安;另外一部分人,是晚上要找個住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    需要過夜的人,要先在外面等待,將房源給那些需要洗澡、充電等,但不需要過夜的人使用。這樣,可以滿足兩撥人的需求,一間房極限可承載30多人需求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一些偏遠山村成了孤島”

                  魯女士,鞏義村民家屬

                  鞏義在鄭州西邊,距離河南省會只有1個半小時車程。

                  7月18日和19日,接連下了兩天暴雨。到7月20日,雨一直下,小城的基礎設施撐不住,鞏義很多小區停水停電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家有兩位老人住在村里,手機打不通,昨晚一直聯系不上,心中著急。后來,從鄰居那里輾轉得知,我家住在山上,地勢較高,避險佳地,老人家安然無恙。

                  村里通往外界的路已經斷了,我們又沒法開車去接。

                  幸運的是,洪水淹不到山上,暫時安全,只能祈禱不發生山洪類的次生災害;不幸的是,停水停電,且只有微弱的手機信號,村民生活艱難。

                  跟鞏義其他地區比,我家受災情況算輕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大姐家住鞏義西村鎮圣水村,門前的路被洪水沖斷,有個老鄉的車卷進了水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鞏義米河集上火神廟旁受災更嚴重,我有個朋友,她家被淹了,沒有食物,我暫時聯系不上他,但是下午有很多救援車過去了,估計已經救出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鄭州是大城市,關注的人多,鞏義是小城市,聲音相對較弱。一些偏遠山村成了孤島,手機沒信號疊加停電,無法發出求救信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早上11點多,我看到企業已經在往鞏義送物資了,我相信,困在暴雨里的村民,都會得到妥善安置的。


                  (編輯: 陳曉平)
                  相關標簽: 鄭州  
                  0
                  0
                  相關文章
                  国产女人喷潮视频在线,高潮流白浆潮喷在线观看,野外少妇被弄到喷水在线观看